你的位置: 24小吋澳门娱乐在线APP > 数据中心 > 给教师减负需要“负面清单”

给教师减负需要“负面清单”

发布日期:2019-04-23

●张淳艺  一直以来,人们经常谈论的是学生减负的话题。 事实上,教师同样面临着负担过重的问题。   不少教师坦言,如果为了学生忙点累点也乐意,之所以身心俱疲,关键在于被大量非必要的教学任务忙得焦头烂额,却又劳而无功。

时下,诸如脱贫攻坚、扫黑除恶、征地拆迁等与教育事业无关的工作,都需要学校参与其中。 让“教书匠”搞扶贫、做拆迁,时间浪费不少,效果也不见得好。

同时,各类督导评估、达标验收、检查评比多如牛毛,让学校和教师不堪重负。

“讲课再累都不怕,就怕各级搞检查”成为教师们的心声。   过多过滥的非教学任务,牵涉了教师大量的时间和精力,使其难以静下心来研究教学。 调查显示,有些教师“真正用于教学及相关准备的时间在整个工作时间中占比不足1/4,剩下的3/4是更为耗时耗力的非教学任务”。

教师的本职工作就是教书育人,陷于各种非教学任务难以自拔,到头来可能是“种了别人的地,荒了自家的田”,不利于教育事业和人才培养。

再者,教师的工作任务,相当一部分会分解给学生和家长,点不完的赞、投不完的票、写不完的征文、下不完的APP……  造成这一现象,一方面在于一些地方政府对于教育工作的特殊性缺乏正确认识,在安排部署工作时没有考虑到学校是以教学为主的实际情况,而是将其等同于一般的事业单位,全局性任务一样不能少;另一方面,也有形式主义思想作祟。 有的部门在开展工作时,往往将学生作为凸显政绩的工具,凡事都想从娃娃抓起,都要搞“小手拉大手”。

  当然,一些必要的非教学任务和进校园活动,既有助于锻炼教师的综合能力,也有利于学生开拓眼界、增长知识。 但是,学校绝不能成为一个“筐”,啥都往里装。 给教师减负,当务之急是通过顶层设计建立“负面清单”,厘清进校园的红线,从而端正政府和有关部门对于教育的认知,赋予教育部门和学校敢于“说不”的权利。 只有减去与教书育人无关的任务,把时间和精力还给教师,才能让广大教师心无旁骛,聚焦主业,更好地传道授业解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