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 24小吋澳门娱乐在线APP > 总台动态 > 林则彬抗战期间功勋卓著

林则彬抗战期间功勋卓著

发布日期:2019-04-23

  (一)  提起林则彬先生,福州文史界并不陌生,不少人还撰写过文章,介绍其在台湾交通部门立下的功绩。 殊不知赴台前、在祖国大陆抗战期间,他也有许多可圈可点的事迹。   林则彬在《修建陕川机场》(刊于《罗星塔》第108期)中写道:“对日抗战开始之年,我奉铁道部命令,参与成渝铁路工程……后因东南沿海各口岸为日寇侵占,海上交通中断,修铁路所需物资告匮,工程被迫中辍。

遂有兴建川滇黔铁路之议,意在与越南衔接。 开辟西南部海上通道。 然而天不遂人意,法国政府屈膝向轴心国投降。 越南时为法国殖民地,随之为日本所占领,川滇黔铁路夭阏腹胎。

”“至民国三十一年(1942),我先后在叙昆铁路、滇缅铁路、中印公路(亦称史迪威公路)工作。

当局冀经这三条路长,使大后方民生所需物资和军火装备,得以源源不断补充。

”  其实,这些不过是国民政府一厢情愿而已。

奸诈的日军早已料及并进行封杀。

当时国民政府不论军需还是民需,全赖美国空运队,由印度飞越驼峰降落我国川滇黔作补充。

  屋漏偏逢连夜雨。

这些地方本就落后,又逢战乱,能提供的机场既少又小,运力大受限制。

前述条件迫使国民政府决定在军委下设工程委员会,以军务名义专责机场建设以及其它交通工程。   (二)  1943年4月,林则彬奉命主持沾益机场扩建工程。 受命后于5月初动工,10月完工,11月交付空军,由总站长朱天宝验收启用。

  同年12月24日,林则彬奉军委工程委员会命令,担任第十五工程处处长一职,负责兴建四川广汉机场。

  兴建广汉机场系应美国军方要求而建。 1941年11月7日,日本偷袭珍珠港。 次日,美国即宣布对日作战。 为有效打击日本本土,及其所占据的我国台湾、东北等地区的港口、机场、运输线等军事目标,美方向我国政府提出改扩建四川新津、彭山、邛崃三处机场,并选成都北面的广汉地区兴建新机场,以满足美国第十四航空队的战备需求,即机场跑道能满足当时最先进的轰炸机B-29的起降需求。 机场占地6000亩,涉及广汉、新都、什祁、德阳、罗江等县的11个村庄,需要拆迁安置成千上万的村民。

机场主跑道设计长度2600米、宽61米,滑行道及引道约10公里,配建大型储油罐4个及航站楼、食宿办公用房、仓库、维修厂房等各种楼房186座。 最严苛也是最难办的是,工期限定一百天!  面对如此艰巨繁重、时限短促、营建条件差的使命,林则彬有所犹豫,“恐力有未逮,而亟欲请辞”。

因没有十分把握,他向上司婉辞,被拒。

于是,他只好硬着头皮扛起重担。

  (三)  林则彬曾就读马尾海校8年,1920年毕业时年仅19岁。 他学的是制造专业,却被派到漳厦铁路从事测量选线,3年后任胶济铁路工务段段长,1934年升任铁道部新路建设委员会委员,1936年任成渝铁路重庆江津工务段段长,1939年任叙昆铁路第六总段段长,1941年任滇缅铁路副处长、中印公路工程处副处长。

  这一路下来似乎命里注定没有一项轻松的,艰辛拼搏已习以为常。

他深知要在百日内保质保量如期完成任务,除了拼以全力外,还要做到科学调度、分秒必争。 他先是在第十五工程处下设10个工区,选定责任人,明确其职责任务,厘定技术指标,排定各项工程进度时间表,各司其职,各担其责。

他自己则早出晚归,不离第一线;巡视、检查、督促,适时解决工程建设中遇到的问题;同时积极主动与美方工程技术人员沟通达成共识,避免无谓返工浪费宝贵的时间和人力、物力、财力。   纵观整个工程,遇到的困难与问题,绝非小菜一碟。 其一,要在事前毫不知情状态下,动员成千上万村民,立即全部迁往异地他乡,且又处在临近春节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点上,其难度之大可想而知。 再者,征召民工72000名容易,问题在于他们吃住拉撒、医疗救治和日常管理,都是既困难又复杂的问题。

好在这两件事均由机场所在地的县政府承办,没有分散工程处的精力。 其二,工程所需机械设备、工具器材匮乏奇缺。 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,又地处边陲,加之战乱,即便征调亦非易事。

后来,他们费好大劲才征集到汽车300辆、压路机3台,无奈之下只好把农家用的骡马大车、人力板车,乃至独轮鸡公车,全部派上用场。

3台压路机显然与所需设备相差甚远。

他们一面请四川机械公司,在15日之内,铸造6台10吨重的铁滚;一面向民工借调农家用的石碾滚子……拉的拉,挑的挑,一支庞大的施工队伍,日夜奋战在工地上,其场面别具壮观。

其三,石料缺口不小,计划用量30万立方米,可是在广汉周边15公里之内溪河卵石,尽取之也不足所需,只得挖河沙充数,经试验并与美方协商获认可,于是事成。   “打败侵略者,把日寇赶出中国”,成为兴建广汉机场所有参与人员的最大原动力。

在抗日救国旗帜下,所有困难与艰辛都迎刃而解。 最令人难忘和动情的是,成千上万农民识大体顾大局,毁家纾难,毫无怨言,他们满脸热泪,一步三回头,告别世代居住的家园,如期腾出地块开工兴建机场。 这一场景让包括美方技术人员在内的所有建设者,无不为之敬佩动容,潸然泪下。 数十年后,林则彬在回忆这一段经历时说:“当机场工程决定之后,世代定居当地的村民,毁家纾难,面无惧色,使我这个来自福建的外省人,感动得暗暗拭泪。

”  广汉机场于1944年1月29日开工建设,5月1日完成工程所有项目,比百日期限提前了7天!4月23日,主跑道和滑行道完工后,美空军上校邓肯就迫不及待地驾驶B-25飞机进场,下机后伸出大拇指喊“OK!OK!”4月24日14时30分,编号为K-45的B-29轰炸机,由印度越驼峰降落广汉机场。

  4月25日,又有4架B-29轰炸机从印度飞抵广汉。 其间,飞行队在缅甸上空遭日军12架战斗机围攻,结果日机反被击落3架。 众人戏说广汉有福气,机场刚启用就有人送来贺礼,定将成为日寇的克星!  5月20日,第十五工程处、中美空军及民工、地方官员等,集聚广汉县城中山堂,举行机场竣工启用庆祝典礼。 与会人员精神抖擞进入会场。

第十五工程处获得美国政府颁发的荣誉锦旗一面。 林则彬获蒋中正委员长授予的陆海空军甲种一等奖章。   6月15日,B-29轰炸机自广汉机场升空,直飞日本,对目标八幡、门司、小仓三地实施轰炸,任务完成后安全降落广汉机场。 消息传开,国人无不为之喝彩。

  (四)  民国三十四年(1945)初,日军在我国战场已成强弩之末。

然而,他们不甘心,以七万兵力、百余辆坦克,进攻陕南地区。

形势吃紧,空军第三路司令王叔铭坐镇汉中督战指挥。 汉中机场系小机场,轰炸机无法升降,改扩建机场成为当务之急。   军委工程委员会决定成立第三十八工程处专责其事。

林则彬临危受命,出任处长。 他们征召郑县、城固、沔县、泽县、西乡、宁强、褒城七县民工82000人,于4月6日动工建设。

仅用25天,他们即完成主跑道和副跑道的改扩建工程。 中美空军同时进驻,美国P-51战机参与对日作战,有效地遏制了日军对老河口的攻势。

林则彬因此再获蒋中正颁授的光华甲种一等奖章。

  1945年8月,日本投降,抗战胜利。

翌年元旦,蒋中正以国民政府主席名义,颁授他“胜利勋章”,证书上写着:“国民政府为林则彬在抗战期间著有勋绩特颁给胜利勋章此证”。